台州—你为何如此低调?

带你了解台州的前前后后,台州我的家乡!何建明的文章写的很详细,特此分享!-Kael.Z 
原文作者:何建明
连我自己都感到不可思议,在两年前我第一次去台州采访前,竟然还不知道中国还有个叫“台州”的地级市。买飞机票时,服务员特意为我查了好一会才告诉我,只有到黄岩机场的,好像台州就在黄岩附近。最后电话打到台州市委才弄明白,原来黄岩机场就在台州市区。可为什么不叫台州机场而叫黄岩机场呢?到台州后问了当地官员,他们苦笑着告诉我,建机场时,国家民航部门的管理者说,国内和国外的人都知道黄岩,因为黄岩蜜橘出名,台州没人知道,若起名台州就会影响民航的“社会效益”。台州人哭笑不得,只好认账。
台州在哪里?几千年来,地图上我们找不到,即使在十来年前的中国地图上我们仍然找不到台州这样一个城市。就是在台州的诸多经济指标已经超过温州市的今日,许多台州人向外人介绍自己的家乡时,仍然会有意无意地加一句:“我们就在温州旁边……”
嘿,这个台州!
然而,到了台州我才发现,这个地方太了不起了,了不起到了若有谁把它小视,就等于在犯一个严重的错误!一个严重的现实错误!
还是让我们先来认识一下台州吧。台州是浙江的一个地级市,地处温州和宁波中间。其面积比温州和宁波要小,陆地面积为9411平方公里,而它的海域面积则多达80000多平方公里,相当于1.2个宁夏的面积。由于历史和独特的地理原因,台州几乎一直远离华夏文明的中心而不被国人所认识。从中国的版图看,台州北有强大而以文明著称的宁波,南有喜欢张扬而躁动的温州,西面有大雷山、天台山、括苍山和雁荡山等大山,与金华、绍兴等著名地域形成阻隔,所以台州在历史上几乎不被人所熟识。即使在今天,多数中国人还不太知道中国有个台州。从地形上看,台州很像挤压在周围群雄中间的一把太师椅,三面高,中间低,惟有向着大海的一面敞开。这种独特的地理环境,在交通落后的岁月里,很自然地被外界隔绝起来。唐代之前的台州因此一直被官府作为罪臣贬谪的流放地,后者不敢也不愿提及它——这一历史渊源,使得台州人养成了不愿张扬的习性,即使干出了惊天动地的伟业,也不会沾沾自喜地向外人张扬,甚至宁可让别人摘去头彩,自己甘为落伍者。也正是这一点,邻近的温州和宁波人得了台州人许许多多的好处,这些都是他们几个“邻里”之间心照不宣的事。   
这不能怪邻居温州人和宁波人。
在漫长的岁月里,台州因地理的闭塞,简直就是一个被大山和大海完全包围的独立山国。有史记载,南朝大诗人谢灵运永初三年(422年)七月出任永嘉太守,在途经台州赴任途中,因山高路险又多林莽深壑,便招得几百民夫开山伐木,一路焚烧丛林方“日走三里”。由于谢灵运他们一路砍烧林木,以致台州官员以为是匪徒滋事,发兵前去阻挡,闹出笑话。台州交通不便而闹出的“历史性笑话”还有不少,即便到了20世纪后期的80年代仍然还有流传。在这之前的1958年,台州修过一条与外界连通的公路,但因翻越大括苍山等曾被李白惊呼高达“四万八千丈”的重重大山,司机们一向极其畏惧行走。天气晴朗时,去一趟省城,天不明出发,黑夜才能赶到西子湖畔。如遇雨雪天气,由于山道险恶,谁也不敢出差。不然车至途中,一旦被险情所搁,呼天不应,呼地不灵,难保性命。一场雨来,几天不通路是常事。改革开放初期,有一群省城来的客人,乘坐几十辆客车被阻在猫狸山岭上,几天下不了山,结果几百名旅客只得冲进沿途的农家户舍,竟然把山民们家中所有食物吃了个精光。80年代初,浙江省委书记到台州检查工作回程途中,阻在台州境内前后动弹不得。这时省城有急事催书记回杭州,可就是没有办法,急得当时的台州地委不得不令沿途几县组织几百名基干民兵上山铲雪开路,方让省委书记得以回到省城。后来省城上下有到台州的,旁人都会半真半假地关切道:“你备好随行的基干民兵没有?”
台州东面临海,在落后的时代,滔滔大海成了另一种阻隔台州与外界相通的屏障,倒是常有海盗和倭寇侵扰沿海庶民,弄得人人恐慌不已,纷纷后迁或逃跑。清初,台州又成为张煌言、郑成功反清复明的重要基地。清朝政府实行坚壁清野撤尽沿海30里居民于内地的政策,并禁止片板入海,台州又一次成为与世隔绝的荒蛮之地。

分享到: